薄荷糖与蓝色墨水

随便玩玩
混原耽,国配圈
可以约字
喜欢用文字与世界沟通

不是美术生不是美术生不是美术生

  

美术老师倒是挺有意思的,让全班同学临摹这个旺仔牛奶糖

我美术课十分钟画完就赶紧写作业

可能是全靠同学衬托吧,老师竟然给了我一个优...?

后来我发现我还是幸福的,因为我朋友告诉我他们学校没有美术课

……真惨

  

  

ps.我刚发现老福特还有个把手绘作品变成线稿的神奇功能,该图是线稿

浅谈一下我喜欢陈张太康的原因

      一.命中注定

   21年刚接触国配圈的时候,人还认不全。  后来看原耽的剪辑视频,上面大概是剪了很多个广播剧的台词,当我听到“师哥,玫瑰到了花期,我很想你”的时候,我打心底夸了一句声音真好听,后来又听到“你也很好看啊,砖红色,配我”的时候我又一次对这个声音心动了。

  有一次去朋友家玩,她家正放着电视剧,上面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配角正在说话,我听了一耳朵后就衷心感叹这个声音实在太好听了。

  等我深入了解配音圈之后,我发现这三个我曾经夸过非常好听的声音都来源于同一个人

  ——陈张太康。

  

  也就是说,我在完全不认识他的情况下,在一众声音中,对他的声音三次心动了。

  

  多么奇妙的缘分。

  

  从前我是绝不相信会有一耳朵钟情这件事的,但那一刻,我信了。

  

  

  

  

  二.能力使然

  我本身并不是一个会很快粉上什么的人,因为我对一个人的喜欢是很漫长的过程,是一点一点积累的。

  可能很多时候我都是好感比较多。

  而且我个人更加注重才华,如果一位老师的能力并不足以支持我对他的喜欢,那注定是不能长久的。

  很显然,陈张太康有能力。

  他每一次都能给我带来惊喜。

  他在广播剧中对一些情绪的精准拿捏真的很戳我的点。

  一些爆发戏也特别有张力。

  一些认为他声音不那么攻的小伙伴可以考古一下网剑三的比赛。

  

  其次,他在生活中也是一个特别温暖的人

        而且他真的很有自己的想法,配音演员本身就已经很忙了,但他愿意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断地充实自己,学到更多新的东西,这一点真的难能可贵。

  唱歌,跳舞,篮球,作词,作曲,功夫,他甚至会后空翻,还有小品

  每次见到他,都是一次惊喜。

  于是,对一个人的好感一点一点积累起来,到如今,根深蒂固。

  

  

  

  

  三.相互成就

  这一part主要来聊一聊广播剧。

  首先,还是那个迷惑的缘分。

  我是个老腐女了,小说真的看了不少。

  我不信玄学。

  但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每一次我喜欢的角色,都是陈张太康来配呢???!!!

  我刚二刷了《谁把谁当真》,漫剧就官宣了赵锦辛CV陈张太康;我刚一刷了《吞海》,广播剧就官宣了吴雩CV陈张太康;我刚被朋友推荐了《黑莲花攻略手册》(我偶尔看言情,但很少)浅看了个开头,广播剧就官宣了慕声CV陈张太康;我刚看完了《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广播剧就官宣了邵司CV陈张太康……

  我:……?

  

  但话说回来,锅哥真的很敬业。

  他一直对麦克风抱有最崇高的敬意。

  他对配音行业从一而终地热爱。

  他真的很尊重的对待每一个角色,也很努力地想把角色配好。

  他会一句一句地琢磨台词,他会主动说不着急,慢点来,只要把剧配好就行了(万有引力),他会在录前给自己空间进入角色,他会看原著,并想象人物在不同的场景应该使用什么样的音效(吞海),他会有很多新奇的点子,比如说把厨房搬到录音室(万有引力)。

  既然说到这里,那就不得不提一下我的入坑之作——谷围南亭广播剧花絮。

  当时大概是为了还原一个被淹在水里的场景,太康把水盆放在地上,整个头都埋到了盆子里,那个麦克风就对着水盆收音。

  看完那个花絮,我整个人都沉默了。

  心服口服。

  

  或许会有人觉得我爱屋及乌,但从一个原著党的角度来看,我个人认为他配的很多角色大体上是让人满意的。

  他也通过角色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倒不是非要说他配的就完美无缺,但是从他身上,我是能看到他的努力与成长的。

  相信他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也期待他未来的作品。

  

  陈张太康与角色从来都是相互成就的。

  

  

  

  

  综上所述,在我心里,陈张太康永远是第一位。

  

  

  

  

  

  

  

注:  

以上仅代表我个人心路历程,不喜勿喷

我纯海王,非毒唯

这么当众表白还有点害羞

本来也没想写的,但我粉上他的经历实在太奇幻了


彩蛋是三张锅的帅图

  

ps.学生党有生之年还能去锅哥的线下漫展嘛

爸:你小子最好别分手

私设太湖在一起未公开

灵感来源于赵小爽的微博和锅哥那一串哈哈哈哈,但这不重要,正文跟这没啥关系

纯属本人胡编乱造,请勿上升真人

锅第一人称视角

本人写文时思维比较跳脱  

无逻辑

ooc致歉

请勿上升真人

我已经看了不少太湖同人文了,尽量避免撞梗,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第一次同人文给了太湖,是真爱了





—————————————————————————

        大家好,我是著名配音演员,边工一哥,陈张太康!

  今天是大年初二,家里来了一堆客人。

        我被吵得头昏脑胀,刚想偷偷给我全世界第一可爱的男朋友发个消息,一小妹妹突然跑了过来。

        死去的记忆开始攻击我。

        我仿佛看到了在声优祭舞台上那个欢脱又沙雕的弟弟陈张康太。

        于是我决定二话不说,立马开溜。

        显然已经晚了。





        “哥哥——”

        人类幼崽已经朝我奔来了。

        我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欸?等等,她手里拿的是……

        万有引力的海报???!!!

        “你不会...…”我的表情已经从惊恐变成了惊吓。

        “哥,你能帮我找小胡老师要个签名吗?”   我好像听见了自家男朋友的名字。

        “等会儿, 你说谁?”

        “小胡老师,就是你最好的搭档,你的CP哇!我真的好喜欢他。”

        小姑娘肉嘟嘟的脸上一鼓一鼓的,一双杏眼瞪得浑圆,仿佛立马就能哭出来似的。

        望着她无辜的双眼,我…………

        竟然有点酸。





        “哎康康,你妹妹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人家呀?”

        还没等我柠檬精上身,母后就发话了。

        我强忍醋意,弯下腰,认真的解释道:“小胡老师现在在湖南呢,怎么给你签名啊?”

        “那不如……哥哥你帮我签吧!”  

     昂?

        我吗?

        我兴奋得苍蝇搓手,堪堪接过了妹妹递过来的笔。

       金色的墨水勾勒出爱人好听的名字来。

       我近乎赤诚地写下他的名字。

       也将满腔的爱意毫无保留的宣泄在这片纸上。

        耳根一点一点发烫。

        随着最后一笔落下,胡良伟这三个字像小钩子一样勾紧了我的心。

        明明他才是上钩的鱼,可为什么我才像那个上钩的人呢。





        对一个人的思念是毫无预兆的,写下他名字的那一个瞬间,我突然很想听到他的声音,现在。

        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溜进了阳台,也就忽略了妹妹得逞的笑容。      

  

  

  

                                

    电话很快就通了。

        “喂?”,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绻缱。

        我的嗓子眼紧了紧,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忽然感到有些口渴。

        “你是…刚睡醒吗?”我轻声问他。

        “对,下午陪我弟打了几把游戏,有点困,就睡了一会儿。有什么事吗?”

        “小胡老师,我很想你。”

        许久,那边传来一声“我也很想你。”

        好像是害羞了。

        我找到了一杯水,但还是觉得渴,抬手解了两颗扣子,问他:    

        “男朋友,可以和你一起出个柜吗?”      

        那边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

        我的心像是被高高抛弃又重重落下。

        “其实,我今天已经和我爸妈说过了。”     

        啊,说过了…

        什么玩意儿,说过了?! !      

        “那他们为难你没有?”我急忙追问道。  

        “你不用担心我啦,他们已经比我想象的要好多了,不过可能还是需要时间去缓一缓吧。”            





        那边好像有人放烟花,隔着手机屏幕,隐隐约约传来声响。

        轻易就引燃了我的内心。

        将我所有的理智,都炸了个火树银花。

        于是那些深埋于黑夜的欲望,也得以破土而出。想看细白的手指抓紧床单,想看漂亮的眼睛蒙上薄雾,想看身体烙上红痕,锁骨咬上牙印,唇齿被咬的支离破碎,又归于一个轻吻。

        我深吸一口气,克制着自己说道“:宝贝儿,想让你哭。”





        挂完电话后,我一边脑补着爆炒小鱼,一边哼着歌大摇大摆地去拉屋门。

        屋门突然自己开了。

        我一愣,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张我爸的脸。

        “你一个人在屋里干嘛呢你?这什么表情,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我摸摸鼻子,慌忙解释:“没干嘛没干嘛。”

        老爸孤疑地瞅了瞅我,突然发难:“你不会是……”

        我心里一跳。

        “……在和朋友打游戏吧。”

        很好,差点被吓成心脏病。

        “没有没有没有”,我一边推他一边说,“怎么可能呢,我这么乖巧懂事。”

        “你哪只眼睛发现自己都乖巧懂事了?上次直播也不知道犯什么毛病,说自己是那个什么什么留学生什么的…”

        其实我是个内向的人你信么?

        笑的,我都替自己尴尬。






        客厅里姐姐正在和老妈说话。

        “家里的孩子最近老是在听那个什么‘你是童话的星河’啊什么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

        我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谢邀,已经扣出一座边江工作室了。





        家里人开始坐下吃饭。

        不知道是谁家小孩把的电视里的B站给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的视频自动划过。

        我没太在意这个,脑子里一直琢磨着该如何出柜。

        直到一个熟悉的前奏响起,家里有人直呼道:“唉?那不是……”

        我一个抬头,正好和视频中的自己看了个对眼。

        我直接表演一个原地360度螺旋升天。






        “你该不会……”

        “没没没,就是粉丝剪的视频。”

        话音刚落下,视频中的我就开始替自家老婆擦眼泪,又是什么唱和声又是匹配度90%的,哦对了,还有经典的转圈圈。

        热度从脸上蔓延开,我觉得自己整个人像一个熟透的柿子一样。

        父母明显是没信。

        毁灭吧。

        我戴上了边哥的痛苦面具。






        我权衡了一会儿,选择直接出柜,反正也没人信我俩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那个,介绍一下,我男朋友,胡良伟”

  

  

         太湖永不BE

         太湖永不BE

         太湖永不BE




        当晚,老爸发了朋友圈:

        [太湖]你小子最好别分手


  

  

  

       ——————END.——————






一个彩蛋:

锅:明年带你回家,小胡老师。

鱼:[照片]

上面写的是……陈张太康

又想爆炒小鱼了。

  

  

————————————————




回礼是写在糖纸上的太湖is rio,只是试试能不能发,不用专门去送。




第一次尝试写文,选了个沙雕的文风,中间又有点偏文艺范了,从而造成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大家见谅。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小说和作文毕竟是不一样的,但真正自己尝试下来还是觉得很难,好在灵感有了,即使是几分钟憋一个字也比一头乱麻要好的多。

整体下来还是挺开心的。

尽管有些地方还不太完美。

熬夜写的,不在乎什么逻辑了,设定也都相对比较开明吧。

放到现实来讲,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当是看个乐呵吧。

最后,一定要在三次元守护好两位老师啊


  

  

  

  













  突然发现太康在别人微博上看手机的姿势几乎一模一样

  

  

  

  

  有点心疼,希望哥新的一年别太累着自己了,试音全中,天天开心!

当我让圈外朋友看了B站上太湖的剪辑视频真相是真之后

  就是突然想起来一个小事,前一段时间磕太湖磕上头了之后,我没忍住,给圈外朋友安利了太湖CP,又让她去看了B站上的真相是真。

  当时我俩正在语音通话,过了几秒钟,  

  她:那个戴眼镜的是0吗?

  我:?你怎么知道???!!!

  她:他长得就很像0啊…

  我:啊这……好像没毛病(bushi

  

  

  

  

  没了没了真就一个小事,无意冒犯任何老师,一定是我们胡儿太可爱了(๑• . •๑)

  

  今天生日,很不幸发烧了(昨天作死用凉水洗头)等会还要写作业,但我还是想大吼一声:太湖is rio!!!

  手写的,字不好看见谅

  最后祝大家心想事成